美國國防部長哈格爾
  4月7日,美國國防部長哈格爾將對中國進行訪問,這是繼2011年1月蓋茨、2012年9月帕內塔之後美國國防部長再次訪華。三年內三位國防部長相繼訪華,既表明雙方對發展中美軍事關係的高度重視,也表明兩軍關係加快發展的強勁勢頭。
  2013年下半年以來,中美新型軍事關係穩步推進。2013年6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美,與美國總統奧巴馬一致同意構建中美新型大國關係。之後不久,兩軍達成構建中美新型軍事關係的共識。與此相伴的,是中美軍事關係的快速發展,主要表現在三個方面:一是高層交往頻密。自2013年6月習主席訪美後,8月國防部長常萬全訪美,與美國國防部長哈格爾就落實兩國元首共識和發展兩軍關係進行了深入交流。今年3月美國陸軍參謀長奧迪爾諾訪華,雙方就加強兩國陸軍合作達成重要共識。二是聯合軍演明顯增多。2013年8月,中國海軍和美海軍在亞丁灣舉行聯合反海盜演習,中國“哈爾濱”號導彈驅逐艦、“微山湖”號綜合補給艦及美軍“梅森”號導彈驅逐艦參加。9月,中美兩國海軍在夏威夷附近海域舉行了複雜條件下海上聯合搜救演習,雙方派出4艘艦艇。11月,中美兩軍在美國夏威夷舉行人道主義救援減災聯合實兵演練,這是中國軍隊首次派出實兵到美國本土舉行演習。今年2月,中國首次派分隊參加由美國和泰國主辦的“金色眼鏡蛇”多國聯合演習。今年夏天,中國軍隊還將應邀參加美國主辦的“環太平洋-2014”多國聯合軍演。三是雙方積極對話溝通。兩軍積極利用國防部防務磋商、海上軍事安全磋商、國防部工作會晤等機制,探討中美重大軍事行動相互通報機制,研究有關中美公海海域海空軍事安全行為準則。
  中美一致同意構建新型軍事關係、推動兩軍交流對話與合作不是偶然的,而是兩國深思熟慮後做出的戰略決斷。許多人將中美關係稱為世界上最複雜的雙邊關係,之所以複雜,是因為兩國利益既有共贏的一面,也有衝突的一面。這就需要對中美軍事關係加以管理,確保兩國利益的共同面始終大於衝突面,推動兩軍為友的因素始終大於推動兩軍對抗的因素,把“對抗與衝突”關在“合作與共贏”的籠子里。
  中美新型軍事關係之所以“新”,是因為它不同於過去常見的那些模式。第一,它不同於建國後至中美建交期間以“敵對”為特征的中美軍事關係。第二,它不同於1979至1989年,中美共同面對蘇聯威脅、以“準盟友”為特征的中美軍事關係。第三,它不同於1989年後20多年來,以“走走停停、時斷時續”為特征的中美軍事關係。它必然是一種新型關係,是在中美兩國實力差距縮小、共同利益擴大背景下,以“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為目標的一種關係。
  中美兩國差異很大,社會制度、意識形態、文化傳統、發展階段、周邊安全環境等,都有顯著差異。這些差異極易導致兩軍對同一問題有不同、甚至相反的理解。越是這樣,兩軍就越需要保持密切溝通。有溝通才有瞭解,有瞭解才有理解,有理解才有信任。兩軍長期戰略互信差,重要原因是溝通不夠。溝通不僅有益於增進互信,而且有益於危機管控,防止誤讀誤判。剋服戰略互信差的一付良劑就是加強合作。務實合作既是兩軍戰略互信改善的見證,也必然有助於進一步增強兩軍的戰略互信。
  中美兩軍關係呈現積極發展勢頭,並不表明雙方的矛盾已明顯減少,考慮到兩國國家利益的差異性甚至衝突性,有些矛盾可能長期存在。例如,多年前中方就提出阻礙中美軍事關係深入發展有“三大障礙”,即美國對台軍售、美國長期在中國海上專屬經濟區進行艦機偵察、美國《2000年國防授權法》在12個領域限制中美軍事交流,這些問題到現在為止都沒有從根本上解決。又比如在南海問題上,美國部分官員罔顧事實,對中國妄加指責,對菲律賓等國卻明顯袒護。實際上,無論是從中美關係出發,還是從美自身利益出發,美方都應以實際行動堅持不介入、不選邊站隊的立場,不發出錯誤信號,避免一些聲索國以為有美支持而採取更多的挑釁行動。解決這些矛盾和問題,關鍵是美國要尊重中國的核心利益和重大關切,兩國在維護地區和平與穩定的共識下相向而行。一方面加強交流與溝通,提升合作水平,增進戰略互信。另一方面加強危機管控,防止矛盾演化為危機,進而干擾構建中美新型大國關係和軍事關係大局。
  總之,去年以來中美軍事關係呈現良好發展的局面,不論是對中美兩國總體關係的發展,還是對地區和平與穩定都具有重要意義。儘管還存在不少矛盾和問題,但我們期待,在構建中美新型大國關係和新型軍事關係的背景下,也藉著哈格爾防長的訪華之行,中美軍事關係勢必將繼續穩步向前發展。  (原標題:3年內3位美防長訪華 兩軍關係加快發展勢頭強勁)
創作者介紹

lego

ri63risbl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